快捷搜索:
您的位置:美高梅集团4858 > 现代文库 > 隆美尔传: 第八章 风雨欲来雾迷障

隆美尔传: 第八章 风雨欲来雾迷障

2019-09-28 09:49

  随着指挥车在沙漠中颠簸摇晃,隆美尔本能地感觉到,英军即将发起一次更大规模的进攻。事实上,他已经截获了足够的情报。6月6日,电台侦听员报告:敌人正在调整部署。隆美尔告诉露西:“英军已经进入沙漠纵深64公里,我不知道他们是在撤退呢?还是在组织新的进攻?对这两种可能性我们都做好了准备。”

  1941年12月上半月,英军援军源源不断地从国内赶来,并加紧了适应沙漠作战的训练。种种迹象表明,托卜鲁克守军仍然保存有较强的战斗力,英军不久即有可能以优势兵力向隆美尔发起进攻。面对占有绝对优势的英军,隆美尔明白,再也不能继续恋战了,否则德军的战斗力将会很快衰落下去,并一败涂地。12月7日晚,非洲军和意大利摩托化部队开始摆脱当面之敌,撤退到加扎拉防线。在撤退中,主要的危险是英军可以毫不费力地从南翼向德军实施迂回攻击。但令隆美尔欣慰的是,英军没有采取这种垂手可得胜利的行动。

  英军在第一个回合失败后,决心组织一次新的攻势——“战斧”行动。根据丘吉尔的命令,这次行动旨在一举歼灭德军部队,在北非创造一次空前的“决定性胜利”。随后,英军运输船队驶过地中海,大批战备物资源源不断地运抵埃及的亚历山大港,包括238辆新型坦克,英军如虎添翼。

  于是,隆美尔幸运地抗了过去,并击败了敌军从侧翼对加扎拉防线的进攻企图。他不断暗示巴斯蒂柯,并直接提醒柏林,他的计划是直接跨过昔兰尼加暂时撤退。虽然隆美尔事实上总是先敌而撤,但全世界似乎都认为是英军在驱赶着“沙漠之狐”。12月14日,隆美尔的撤退命令送抵非洲军司令部。

  英军第7装甲旅、第22近卫旅和印度第4师奉命担负这次作战任务。但随着进攻临近,韦维尔将军疑惧日深:德军第15装甲师已经到齐,英军装备已不占优势,步兵进攻战术在沙漠地区困难重重。但他也希望能把德军从托卜鲁克驱赶走。作战总指挥、英军西线沙漠部队司令诺爱尔·佩尔斯将军决定迅速发起进攻。

  午夜,撤退正式开始。在克鲁威尔指挥下,非洲军和意军摩托化部队开始经沙漠向阿杰达比亚退却;意军步兵部队则经昔兰尼加海岸地带行动。这一次与半年前的情景十分相近,又是在黑夜里跨越没有标记的昔兰尼加沙漠。但撤退完全没有了进军时的那种兴奋。士兵们疲惫不堪,卡车和坦克不时陷入沼泽,不得不用绞车一辆辆地拖出来。白天,英军飞机不断骚扰并向他们俯冲轰炸。粮食和弹药也越来越短缺了。

  6月14日,德军侦听到,英军向每一支部队发出了“比特”将于第二天开始的通知。这与一个月前英军发起进攻前的迹象一模一样。当晚,隆美尔命令塞卢姆前线的部队进入战备状态,并命令机动部队做好准备。15日清晨4点30分,英军的两翼进攻沿着海岸平原和高原同时展开了。9点,英军装甲部队向卡普措堡发起了大规模坦克冲击。一切都已一目了然,这是一次重要攻势。非洲军第一次遭到了真正的进攻。全世界都在注视着隆美尔,他本人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12月25日,德意联军撤到阿杰达比亚占领了临时阵地。阿杰达比亚是通往昔兰尼加的战略咽喉和最后防线。隆美尔请求墨索里尼批准他在必要时继续西撤,并在弹尽粮绝时放弃巴尔迪亚、塞卢姆和哈勒法亚要塞。既然已经放弃了至关重要的地区,再往后撤一点也是迫不得已的选择。

  第一天的战斗异常激烈,坦克和步兵的厮杀伴着灼热的高温和令人窒息的尘雾席卷了整个沙漠。形势不容乐观,隆美尔的坦克比敌人少得多,他要用150辆坦克,其中Ⅲ型和Ⅳ型坦克只有95辆,去对付英军的190辆坦克,包括100辆“马蒂尔达”重型坦克。英军的重型坦克冲到德军炮兵阵地前停下,一门接一门地摧毁德军的反坦克炮。

  12月28日,隆美尔和克鲁威尔发现了一个空隙,阿杰达比亚阵前的英军两个旅接合部出现缺口。隆美尔适时发起了突然袭击。非洲军冲向了英军第22装甲旅。战斗一直进行了3天时间,德军摧毁了该旅60辆坦克,占其总数的2/3。

  深夜12点35分,隆美尔电告第15装甲师撤离卡普措堡,与第5轻装甲师平行向南推进,在拂晓前插入敌军侧翼,然后冲向哈勒法亚海岸。这样既可解除敌军对哈勒法亚的包围,又可切断英军整个远征部队。他还派出一架飞机向哈勒法亚的守军传信鼓劲:“我军的反攻正在西线取得节节胜利,敌军被迫处于守势,整个胜利取决于你们能否守住哈勒法亚隘口和海岸平原。”

  挫败英军给了隆美尔一个喘息之机,他命令部队悄悄撤离并放弃昔兰尼加。新年时,他告诉部下,他将在卜雷加港新防线休整,重新组织兵力,“训练他们,以便在春天发起进攻”。确实,他的指挥官和士兵们都需要休息和恢复。克鲁威尔和威斯特法尔这时也染上了黄疸病。隆美尔不无担心:“不久,我就将成为这里自始至终一直战斗着的惟一的一名德国军官了。”

  16日的战斗是整个战局的转折点。拂晓,第15装甲师开始反攻。纽曼—西尔科计划冲过头天晚上已被英军攻占的卡普措堡废墟,跨过前线的铁丝网,再向敌军漫长的侧翼进攻,但进展不大。临近中午时,全师80辆坦克只剩下了35辆,被迫退出战斗。午后不久,在靠近西迪奥马的边境地带,德军第5轻装甲师与英军第7装甲旅发生了激烈的坦克遭遇战。经过一番苦战,德军逐渐占据上风,随即通过西迪奥马东北部,迅速向西迪苏莱曼发展进攻。

  1942年1月2日,隆美尔看望了病情日重的克鲁威尔,告诉他,“我将筑起一道防线保卫的黎波里塔尼亚。”这时,一支精锐的德军伞兵部队到达了;海军潜艇也在运送地雷。希特勒撤销了禁令,批准德军在战场上使用“红头”秘密反坦克武器。希特勒还捎信给隆美尔表达对装甲兵团的敬意:“我知道,在新的一年里,我同样可以信赖我的装甲兵团。”

  隆美尔苦苦等待的时机终于到来了。他马上命令第15装甲师以最快速度收拢兵力,留一部扼守卡普措堡,主力从第5轻装甲师侧翼直插西迪苏莱曼,但英军并不甘心轻易拱手让出费尽心机才夺来的战场主动权。他们在卡普措堡以北迅速集中装甲部队,以期第二天上午对德军防守部队发动猛攻。为了先发制人,隆美尔决定抢在敌人动手前,于第二天凌晨率先向西迪苏莱曼发起攻击,他命令第5轻装甲师和第15装甲师做好准备。

  他最后的撤退正在如期进行。这时,天赐良机,猛烈的沙暴持续了两天。在沙暴的掩护下,隆美尔把最后一支后卫部队救出了阿杰达比亚。他把德意联军全部兵力都集结在卜雷加港一线。虽然一退就是500公里,损失近30000人,但他终于放心了:“猛烈的沙暴似乎过去了,出现了蔚蓝色的天空。”

  18日清晨,第5轻装甲师准时抵达西迪苏莱曼,第15装甲师也同时到达指定位置。隆美尔仍呆在指挥所里,截获的无线电情报表明,英军受挫后陷入一片恐慌。上午7点45分,英军第7装甲旅报告弹药告罄,形势危急,旅长请求佩尔斯将军亲临前线战场挽救残局。英军前线指挥官已丧失了应付能力,英军的锐气已经顿挫。隆美尔将这些重大消息反复通知他的师长,催促他们迅速行动。

  现在,隆美尔的当务之急是如何生存下来。在凯塞林元帅的指挥下,一支新的空军部队到达了地中海;德军潜艇也不断骚扰英军舰队。1月4日,凯塞林拜访了隆美尔,他们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更多的补给物资又源源运来。1942年1月5日,在4艘意军舰艇的护航下,9艘商船安全抵达的黎波里港,给隆美尔送来了希特勒的新年礼物——50辆坦克和2000吨航空汽油。隆美尔马上想到了重新发起进攻行动,一场恶战行将开始,“英国人可就得当心了。”

  下午4点,第5轻装甲师和第15装甲师进抵哈勒法亚隘口,随即同时调转方向齐头北进。隆美尔赢得了第一个回合坦克战的胜利。但他认为,两个师的后续行动大错特错了,结果不但未能缩紧包围圈以阻止英军逃脱,却把英军挤出了包围圈。这样,英军残部开始从西迪奥马和哈勒法亚之间迅速向东退却。

  一连几天,隆美尔都在巡视卜雷加港一线挖壕固守的部队。他命令非洲军做好“可以从任何一个方向发起突袭”的准备。他期待着一场新的厮杀早日到来。英军显然也在为新的进攻集结兵力,但他们同样面临着给养不济的困难。时机到了,英军正在把飞机抽调到远东,空军力量日趋单薄。英军后勤补给线已延长到1600公里,而他从的黎波里得到补给的距离已缩短到800公里。

  丧失了歼敌的良机,隆美尔十分恼火。他认为,当这两个师到达哈勒法亚后,应该立即一字排开,阻止敌军逃跑,迫敌决战,这样至少可以歼灭英军大部主力。其实,这只是隆美尔的一厢情愿,他已经判断失误了。英军攻击主力早就在哈勒法亚隘口和德军纵队间向南撤退了。当德军进抵哈勒法亚时,就在西边给英军留下了一大片空地,英军得以顺利撤离,其“战斧”行动宣告失败。

  17日,隆美尔又想出了一个最新计划——“进攻的时机已经成熟了。”但隆美尔暂时还不打算告诉别人,特别是意军将领,他派联络官去见巴斯蒂柯,散布自己仍在准备进一步撤退。18日早晨,他简短地向克鲁威尔和拜因莱尔透露了自己的打算。“装甲兵团将对付集结在阿杰达比亚以南的敌军。眼下我们的兵力数量超过他们,我们要向他们发动突然袭击,并一举歼灭他们!”隆美尔断然宣布。

  6月18日,隆美尔离开指挥部,驱车到前线去看望他那些精疲力尽的英勇士兵,并向他们致谢。看着这些喜气洋洋的面孔,他备感欣慰。战斗期间,他仅仅把每天的战斗情况向柏林做一次扼要的报告。现在,该宣告自己这一难忘的胜利了。

  然而,怎样才能保住突然袭击至关重要的那部分机密呢?隆美尔亲自开列了可以参与这一机密的指挥官名单;禁止炮兵用胡乱射击进行回击;禁止所有卡车在白天向敌方行驶,与此相反,他故意让运输车队直到黄昏还在向西运动,然后在黑夜掩护下再掉头驶向敌军;坦克和大炮都进行了周密的伪装。他甚至对德国最高统帅部也隐瞒了这一秘密,首先是意大利最高统帅部。隆美尔规定:装甲兵团的命令在进攻发起的时刻均公布在沿着维亚巴尔比亚通往前线的所有客栈通告牌上。进攻发起时间是1月21日上午8点30分。

  鉴于隆美尔战绩卓越,希特勒提议晋升隆美尔为上将。德军最高统帅部决定设立“隆美尔装甲兵团”,下辖非洲军和意大利第21军的几个步兵师,在建制上仅次于集团军。49岁的隆美尔晋升为上将!“这么年轻我就被提拔到了如此高的地位,这太令人高兴了。”这是他在晋升令生效之后的想法,

  21日上午,卡瓦利诺将军给他发来了一纸关于未来作战的命令。23日,卡瓦利诺和凯塞林一道飞抵战场,他带来了墨索里尼的亲笔信,并告诫隆美尔:“权当这次行动是一次出击吧,你必须直接返回卜雷加港!”但隆美尔自持有希特勒撑腰,几天前,希特勒已将非洲装甲兵团升格为装甲军团。他毫不客气地回绝道:“我打算把这次进攻长时间地坚持下去,只有元首才能制止我的行动,因为大多数战斗都将由德国军队承担。”

  “然而,如果可能的话,我将在自己的肩章上添上更多的星。”

  26日中午,隆美尔决定不顾一切地继续进攻。他命令拜尔莱因率部向梅基利佯动诱敌,自己率部直接从梅基利进攻班加西,洗劫英军装备和物资。27日黄昏,隆美尔从姆苏斯出发了。这时,天又刮起了沙暴,接着又下了一场大雨,前面还有24小时令人精疲力尽的荒村野岭等着隆美尔去跋涉。

  这时,隆美尔获悉了希特勒已入侵苏联。他终于明白了希特勒何以拒绝把大批装甲师、重炮和给养运往非洲。其实,希特勒正在梦想“巴巴罗萨计划”成功之后征服世界。早在6月初,一个阴雨连绵的日子,希特勒在伯格霍夫宣布:“俄国人在西部前线已经集结了他们的全部力量,这在历史上是最大的一次兵力集结。倘若巴巴罗萨行动出了乱子,我们就会彻底完蛋。这场战争一结束,伊拉克和叙利亚便得考虑自己的出路,这样我便可以腾出一只手来,一直向土耳其挺进。”

  隆美尔又一次震动了全世界。28日下午,在班加西北面通向德尔纳的公路上,印度师的行军纵队正在急进。隆美尔仅有的几辆坦克和装甲车在瓢泼大雨中越过山峰,在东边从天而降,袭击了海滨公路。公路两边都是深沟,印度师无处藏身,一下子就被摧垮了,德军缴获了数百辆运输卡车。在公路下边,火焰和爆炸腾起的火舌冲天而起,映红了整个港口上空。班加西的英军乱成了一锅粥,慌忙夺路而逃。班加西再次易手。隆美尔缴获了大批战利品,包括1300辆卡车。

  3天后,这些梦想传给了最高统帅部,并制定成具体草案。它将隆美尔在利比亚的任务正式纳入了这一远景规划。隆美尔必须首先古领托卜鲁克,然后弄清从西线入侵埃及的道路。德军在征服高加索后,将南下从东线入侵埃及。6月28日,哈尔德指示隆美尔据此拟定一个方案。隆美尔现在才闹明白,他在春季时的许多设想都是不着边际的,因为他根本没有考虑进攻苏联的战争。

  当天夜里,柏林被北非传来的喜讯震惊了。德国电台中断其他节目报道了隆美尔的胜利。第二天,希特勒在演说中向隆美尔倾吐了自己的赞扬并宣布提升他为标准上将。在德军历史上,还从来没有一个如此年轻的指挥官获得这样高的军衔。当瓦尔瑟·莫宁将军在从俄国前线前往北非的途中,在柏林拜见希特勒时,希特勒命令道:“告诉隆美尔,我钦佩他。”隆美尔高兴地私下写信:

  隆美尔装甲兵团是一个畸形物,它的设立只是为了把隆美尔晋升为上将。8月11日,他困惑地写道:

  为元首,为民族,为新思想贡献我的微薄之力使我感到十分荣幸。

  我不太明白这是否证明我是一个总司令。正规地说,这种军衔只能委派给军团指挥官。

  巨大胜利又一次帮助隆美尔度过了严重的信任危机。在胜利的鼓舞下,士兵们又愿意跟随他浪迹天涯了。他那插着摇曳的无线电天线的指挥车,他那令人熟悉的站在车上的粗壮身影,他那用简短言词和特有的手势向指挥官下达命令的丰姿,都证实了他能够在恰好需要发起进攻的地方打击敌人。

  15日,隆美尔装甲兵团改称非洲装甲兵团。当天,他便用“第一号军团令”发出了第一道命令。

  隆美尔把自己的力量倾注到了每一个士兵身上。大家对他直呼其名,这是发自肺腑的钦佩。小伙子们理解自己的总司令:他和他们谈话时直言不讳;对他们坦诚相待;常常厉言不止,同时又知道如何称赞和鼓励他们;知道如何提出建议,如何深入浅出地向他们解释复杂的问题。隆美尔和手下建立了沙漠中的忠诚和友谊,大家了解并喜欢他,他们同样都吃标准的沙丁鱼食物。

  意大利将军们开始不安起来。一个月前,7月12日,墨索里尼的私交埃托尔·巴斯蒂柯将军突然取代了加里博尔迪将军。显然,北非沙漠上不可能同时“一山卧二虎”。巴斯蒂柯召见了头发蓬乱的“沙漠之狐”,明确表示要管束他。隆美尔感到,“到柏林去已势在必行了”。28日,隆美尔返回国内,并在家中呆了两天。露西觉得他看上去身体欠佳,催他去看看病。隆美尔知道她是对的,但拒绝去医院。

  但隆美尔没有满足。他又在开始制定自己的重大计划了。尽管希特勒曾再次规定装甲军团的使命只是尽可能多地牵制住英军,但“沙漠之狐”却有自己的打算。控制着地中海东部的昔兰尼加必然是他下一个攻击的目标。他将再次开始征服整个昔兰尼加,攻克托卜鲁克,然后向埃及和尼罗河进军。

  31日,隆美尔飞往东普鲁士“狼穴”——元首大本营。希特勒祝贺了隆美尔在塞卢姆的胜利,并通报了俄国前线的作战态势。希特勒批准了隆美尔为进攻托卜鲁克提出的几乎全部要求。同时派隆美尔去见墨索里尼和罗马最高统帅部司令卡瓦利诺将军。8月6日上午,在林特伦将军陪同下,隆美尔与他们举行了会谈,话题始终围绕着巴斯蒂柯将军的报告。

  援军也在源源而来,增援部队徐徐到达。杰出的乔治·冯·俾斯麦少将和古斯塔弗·冯·瓦尔斯特中将相继抵达,分别指挥第21和第15装甲师。1300名德国空降兵也从克里特战场上调来了,令隆美尔等大开眼界。缴获的卡车分到了各部队,坦克和装甲战斗车被重新喷上了非洲军的番号——棕榈树和字形图案。

  隆美尔坚持认为塞卢姆前线前景光明。他确信只要获得充足的补给,胜利是完全有把握的,德意联军能守住这一阵地甚至打败敌军的优势兵力。墨索里尼被他的这番自信打动了,英军的下一步行动将取决于俄国战场的形势发展。于是,他指示卡瓦利诺和林特伦立即飞往利比亚研究新的部署。隆美尔果然不虚此行。一切行将就绪,经过精心策划的进攻托卜鲁克的庞大计划将提前实施。

  2月11日,隆美尔把司令部移到了这个沙漠半岛的中心。15日,这位精力充沛的将军突然从岛上消失了,他赶到了罗马。3天后,隆美尔赶到了希特勒在东普鲁士的秘密总部。希特勒对着他嘲弄了一通丘吉尔,隆美尔只是静静地听着,没有插言打断希特勒的话语。

  离开罗马前,隆美尔从镜子里留意到自己的眼睛和皮肤已经变黄了,由于担心上面会以此为借口阻止他上战场,他对谁也没提这事。返回巴尔迪亚后,医生确诊他患了黄疸病,便规定他吃刺激性小的食物并保证足够的睡眠。

  随后,他匆匆赶回家中,妻子和儿子都在盼望他的归来。但隆美尔却算不上一个好丈夫和好父亲,他无法静静地呆在家里,他的心留在了北非前线。他知道,自己的军团正在准备进攻托卜鲁克,自己是军团惟一的决策者,所有的兵力部署和给养事宜都得等他回去才能定夺。看来,在家中的度假很快就得结束了。

  这年夏天,北非战区逐渐摆出了冬季战役的架势。8月末,一个新编师——非洲师开始抵达,它后来改编为第90轻装甲师。一大批经验丰富的高级军官也陆续到达了北非,他把这些人大多安置在高斯将军的手下。隆美尔喜欢他的新朋友,特别是高斯中将、装甲兵团司令部新任作战处处长齐格菲尔德·威斯特法尔中校和非洲军参谋长弗里兹·拜尔莱因上校。

  一个月很快过去了。1942年3月底,隆美尔又返回了北非前线。摆在隆美尔面前的困难是:最高统帅部始终认识不到非洲战场的重要性;意大利海军的攻击行动实在令人失望。此时,德国最高统帅部的主要精力是应付东线的战事,再也无法抽调部队投入北非战场。隆美尔只能依靠自己的部队了。4月初,他对装甲兵团进行了整编。他仍然小心翼翼地避免向敌人暴露企图,使对方摸不清他究竟是加强防御还是在准备一次新的进攻。

  隆美尔把前线司令部设在甘布特。它位于托卜鲁克至埃及边境的中途,正好处在托卜鲁克英军的炮火射程之内。整个夏天,隆美尔每天都乘着指挥车颠簸着越过沙漠,走遍每一个兵营,视察了塞卢姆前线新战术据点的修筑情况。他保证为每个阵地提供足够维持八天战斗的粮食和弹药,并把头年冬天意军撤退时遗弃在沙漠中的生锈大炮修复后投入前线。部队都在进行训练和实弹演习,一俟火炮和弹药从德国运到,他将向托卜鲁克发起一次经过周密布置的大规模进攻。

  他一直在苦苦思索着进攻的良策。他想到了施蒙特的警告:“选择较为大胆的那个决定——常常是最好的决定。”于是,他做出了一生中最大胆的决定——让全军团所有的坦克迂回到南端实施侧翼包围。这一决定是罕见的,因为他的后勤补给线势必也要从侧翼绕道而行,一旦战斗失利,他就有可能失去整个非洲。

  他的进攻计划在呈报最高统帅部获得批准后,基本没有变动。10月,他向各部队指挥官下达了作战计划,规定:首先对托卜鲁克进行连续数天的猛烈炮击,削弱英军的防御;非洲师在环形防线上为第15装甲师打开一个突破口;德军突击部队左翼安全由埃尼·纳瓦里尼将军的意大利第21军保证;接着德军将直接冲进港口。这样一来,托卜鲁克的守军就会陷入死境。隆美尔乐观地估计这场战斗需要两天时间。这就是他的“仲夏夜之梦”行动计划。直到第二年6月,他才终于将其付诸实施。

  4月15日,他与意大利第21军军长纳瓦里尼将军会面。“我们将运用转移目标的战术,使敌人把大批兵力调往加扎拉。为此目的,我们还要动用意大利摩托化军的一些部队,但大多数部队仍须向南运动,迂回到敌人的侧翼和后方去。我们将在南线给英军以致命的打击。我们还必须阻止他们退往托卜鲁克,这样,德军的快速纵队将带头冲向托卜鲁克……一定要歼灭英国陆军部队,一定要攻占托卜鲁克。”

  然而,潜在的障碍正如矮小精明的巴斯蒂柯将军指出的那样:英军决不会袖手旁观,让隆美尔凭侥幸取得成功;他们有可能在隆美尔发起攻击后从埃及攻击他的后方,甚至可能在他尚未攻陷托卜鲁克前率先发起总攻。隆美尔的方案考虑到了这一点,他将在沙漠里布置一支机动后备部队,以及时制止英军的这类行动,并通过把塞卢姆战线的防御工事延伸进沙漠,迫使敌军进行漫长的迂回机动。这样,英军至少要三天之后才能到达他的后方,而这时他已攻克托卜鲁克。他确信,英军在中东担负的任务过于沉重,无力组织和发起这样的进攻。

  严格细致的训练开始了,新补充的步兵必须学会在烟幕和坦克的掩护下如何向敌军阵地冲击;军官必须学会如何像坦克炮火观察员那样行动,及时请求后方的炮火支援;如何设立假目标。他亲自组织坦克修理连利用卡车改装假坦克。隆美尔访问了空军修理厂,细细查看了神秘飞行器——一辆装有飞机发动机的卡车,车上安装了一具巨大的螺旋桨风扇。他要求迅速赶造10台这种卡车。士兵们的情绪十分高昂,他们不顾酷热和干渴,不怕艰苦的工作,他们的皮肤晒得像棕色的兽皮,仿佛被沙漠坚硬灰暗的沙尘煎烤过似的。每当隆美尔走进他们中间,他们顿时容光焕发。

  1941年春季的胜利提高了隆美尔的声望,也赢得了意军下层官兵的尊敬。但巴斯蒂柯等意军高级军官却依然令隆美尔十分讨厌,他们常常为一些小事互相埋怨,而且彼此都无法忍受。事实上,巴斯蒂柯仍然难以接受隆美尔对托卜鲁克的兴趣。9月6日,他书面建议在不惊动托卜鲁克的情况下向埃及进攻。隆美尔悄悄派高斯到罗马活动。由于希特勒和墨索里尼均决定首先必须占领托卜鲁克。事情便这样定了。罗马方面说,在向尼罗河推进之前,攻下托卜鲁克是“绝对必要”的,并答应为隆美尔提供给养,以便他可以在11月初发起进攻。但规定隆美尔应事先草拟一份适当的计划,交由巴斯蒂柯批准并决定进攻日期。

  隆美尔不断完善自己的行动方案,并在地图上标明了行动步骤:A计划是包围并歼灭敌人陆军,B计划是占领托卜鲁克。他向军长们做了布置,并要他们简要地传达给师长们。而英军作战计划的着眼点是要使德军受自己控制,不能在开阔的沙漠中自由运动。但他们完全错了。英军的加扎拉防线极易突破,它顺海岸而下,进入沙漠,延伸到托卜鲁克以西约60公里处。

  隆美尔对巴斯蒂柯碰的钉子幸灾乐祸。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隆美尔采取了预防措施。他邀请墨索里尼最亲密的朋友梅尔奇奥希少校访问非洲装甲兵团,并领着这位少校在沙漠里狩猎。随后,他又为梅尔奇奥希安排了一个真正壮观的场面——率领一个装甲师进入埃及境内作一日游。

  整个防线由英军第50师和第201旅、南非第1和第2师、印度第5师等部队防守,并沿防线埋设了100万枚地雷,切断了加扎拉到比尔哈凯姆间所有理想的沙漠小道。整个防线设计十分精巧,核心是重兵防守的几个要塞,所有据点都配备有强大的炮兵、步兵和装甲车辆,补给充足。同时,在主防线的后方,还有一支强大的机动预备部队,约两个师的装甲和摩托化部队。

  经过几个月休整后,隆美尔打算重新振作士气,他把靶子选准铁丝网外离边境约25公里的一个“庞大的英军给养库”。这里的一切都正是整个非洲装甲兵团急需的物资。9月14日拂晓,第21装甲师(原第5轻装甲师)越过铁丝网进入埃及,包围了英军给养库,6辆空卡车尾随在后等待运载精心挑选的战利品。

  英军部署的本意是要采取进攻态势,而并没有准备迎击隆美尔的攻势。此外,他们在前进基地上堆积了大批物资,所以使得英军的指挥官感到有所顾虑,不敢随便调动他们的装甲兵力,否则就会使他们的基地有暴露的危险。但在北非,一望无际的沙漠是摩托化部队的天下,机械化战争和坦克战可以充分施展其优势。非摩托化的步兵部队只有坚守预设阵地才能体现出价值,他们可以血战到底,而一旦他们的阵地被突破,他们就只会沦落为摩托化部队杀戮的对象。

  腊芬斯坦将军的坦克和卡车在灌木丛中缓慢地前进,以便让人看上去像一支庞大的坦克部队。一个侦察营在边境来回穿梭,进行无线电佯动,造成整个非洲军大举进攻的假象。但英军并没有受骗上当,只是命令部队撤离高原,远远退到耗尽德军坦克汽油的距离以外。德军向埃及境内推进了近百公里也没遇到任何战斗,他们在指定地点德尔哈马拉会合了,隆美尔将军早已提前到达那里等候。

  5月12日上午9时40分,隆美尔召开了作战会议。他简要介绍了当前敌情,然后介绍了自己的作战方案;为赢得这次胜利,掩盖从南翼进行侧翼包围的企图,首先从北边发起正面突破进行佯攻,迫使敌人出动装甲部队,将其引诱加扎拉防线一端;主力第二天拂晓从防线沙漠末端发起攻击,第三天到达进攻托卜鲁克的出发阵地。16日,隆美尔又向步兵指挥官们扼要介绍了该计划。

  极度失望的德军乱转了3个小时,隆美尔迷惑不解。中午12点55分,一架英军飞机出现在天际,炸弹从天而降。2辆汽油车顿时化为火海,坦克团有6人死亡。隆美尔的指挥车也中了弹,他的靴跟被弹片削掉,司机受了重伤。他不得不命令放弃追击,撤回利比亚。英军只损失了两名俘虏和一辆破旧不堪的装甲车,这辆英军通信车内有许多机密文件。但很可能是一种骗局。

  暴风雨前总是平静的。隆美尔几乎每晚都坐在地图前,低声和部下谈论情况。隆美尔忽然觉得自己有必要履行做父亲的责任。他写了一封意味深长的信,教诲儿子:

本文由美高梅集团4858发布于现代文库,转载请注明出处:隆美尔传: 第八章 风雨欲来雾迷障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