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您的位置:美高梅集团4858 > 现代文库 > 自作孽

自作孽

2019-09-28 09:49

情人
  有那样一个人,不必高大英俊,不必潇洒倜傥,他只需心灵高贵,富于激情,有才华,视创造为生命,他只需懂得爱、珍惜爱,明白人生有比蝇头小利更重要更珍贵的,明白两颗心的结合叠印在鸿蒙荒凉的宇宙间是多么温馨。那么,当他在我视野里出现时,我会一眼把他认出来,并且毫不犹豫地将自己交给他。
  我会一改苦行僧式的生活,不再终日将自己关在书房里,冥思苦索,念念有词;不再三年不进时装店,不知摩丝为何物,口红哪种好。也从此不会心不在焉,魂不守舍,天天作穿越时空的“精神游”。我会醒来便灿烂地微笑,迎着晨曦梳洗,精心修饰,让每一次会面,都成为他的节日。
  我会追踪他的目光,揣摩他的脸色,细细回味他的每一句话。当他凝视我时,我会任凭自己颤栗,一次又一次燃烧。他要我笑,我不会说“不”。他要我死,我不会苟活。他说跟我来,我会立刻丢下一切朝他奔去。
  他不满意我的时候,我会伤心落泪以至失声。他赞美别的女性时,我会心如刀绞,头一次领受嫉妒的痛苦。而当他埋头他的工作时,我会端茶递水,悄声细语,仿佛一个旧式的妇人。
  我的心将因他的注视而绽放花朵,我的灵魂将因他的抚慰而日日升腾。我将因幸福而呜咽,因幸福而恐惧。我害怕这不是真实,害怕幸福不过是个梦。
  很不幸这当然只是梦。梦中的情人永远不会在真实世界中出现——万一他出现,也必定不在我的生命轨迹内。
  即使他出现,即使他在我的生命轨迹内,我知道我也会拒绝他。因为有了他,我将沦为情感的奴隶,我将不幸永远是“恋爱中的女人”。恋爱中的女人虽然可羡然而又是多么可悲可叹啊。我不要这样的生活,今生今世,我唯一想做的只是:文字的情人。
  女儿常常想再有一个女儿。有她在我怀里蠕动,有她对我微笑,对我呢喃。
  一天的劳作结束后,有她的童床在卧室里散发芬芳,有她的小脸在灯下灿烂,如同一朵粉红的玫瑰。有她微微的鼻息,喷洒在我悠远的梦乡,有她银铃般的笑声,将我从沉沉黑夜中唤醒。无论月明月黑,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想到她漆黑铮亮的眼睛,想到她吸吮手指时的专心致志,不依不饶,我便会从心里笑出声来,从心里感谢这充满艰辛却也丰富丰满的生活。
  我想象有了她,6岁的儿子便成为大哥,充当骑士。他将领导她,呵护她,和她嬉闹,给她训导。偶尔起了争执,便一齐跑到我跟前,争着告状,争着讨要母亲的公道。我呢,自然将貌似公允,其实暗中偏袒,给小女孩以特权。纷争排解后,我当然要一手揽住大的一手揽住小的,将嘴唇轮流凑到两个孩子的额上。
  有了儿子再有女儿感觉一定是不一样的。儿子是父亲的翻版,女儿是母亲的后继。女人的一切,包括初潮、包括恋爱、包括婚姻、包括生儿育女,你都可逐一传授。你要她聪慧,要她美丽,要她有教养,有善心,要她懂得爱更珍惜爱。最重要的一条是,你会在适当的时候给她最要紧的忠告,你将告诉她:假如爱一个人,千万别让他知道。
  想女儿想了不止三五年,这自然不合国情与国策。好在不过是想想而已,决无付诸行为的念头。假如有一天我家里多了一个小女孩,你一定不要奇怪,那准是我从邻居家连哄带骗带回来的——当然是为了满足一下对女孩的渴念。
  挚友曾经有过的好友都已远走高飞,浪迹天涯。失去她们才知道知心知音的朋友是多么难能可贵,多么可遇而不可求。而且随着人生的渐次展开,思想的日趋成熟,对好友的要求也越来越高,甚至几近苛刻了。
  再出现的好友必定也是女性。必定仍旧聪慧,仍旧美丽,或者可以不十分美丽,却必定有某种不凡的秉性,独到的气质,或者必定是心地善良,品格纯正,不狭隘,不嫉妒,不鸡零狗碎,飞短流长,更不利欲熏心,不择手段。她必定是落落大方,坦荡真诚,做人做事都大度大气。你可以和她交心,更可以和她争吵。你和她可以三月五月见不上一面,但见一面就能充上一年用的“电”。你欣赏她的锐气、闯劲儿与生活激情,她则珍惜你的善良、温情和对艺术的偏执。你和她互相补充,相得益彰——当两人站在一起时,某种完美便出现了。
  有了她,面对人性荒凉,人生错谬,你的无奈与孤独要减少几分,至少,当你伤心至于失声时,你不必转过脸去,独自向隅而泣。
  而她,也不必常常打肿了脸充胖子,明明伤痕累累,却只能笑口常开,明明疼痛难忍,却开口便道:“天凉好个秋”。哪一天疼急了,她会旋风似地卷来,在你书房里痛哭痛骂。你甚至什么都不必做,你只需静静倾听,不停地往她杯里加上滚热的咖啡。半个小时之后,她便会雨过天晴,渐渐平复,重新安顿下来的心,再次充满了生的意志……如果这样的友情也只能是个梦,那人生就太残酷、太苛刻了。但愿完美不通常只是梦,赤诚和谐不通常只是梦。只有一点我有十分把握,那就是:假如她在我视野里出现,我知道我不会错失她。

“我会是一个好妻子,好母亲的”

……

这句话很久以来出现在梦里那个丫头的口中,梦里她身着嫁衣,处处是对未来的自信。她是我。

每每做这个梦,都会感觉幸福,愿意一心一意对那个人。

爱情有什么用,十六岁的阿景最不屑,钱有用。

母亲最爱用这个逗她,每每问起,她都是一副小大人似得脆生生的回答。

“身边的姐姐们一个一个嫁人,有嫁的好的,一心一意奔着大好前程去,开始不适应,但钱是个好东西,很快就会适应,也会过得很好,这样就不错,也有嫁不好的,一心一意奔着心上人去,开始是好的,甜甜蜜蜜几年,可是钱是个好东西啊,很快她们就会过得不好,都是为了那蠢笨的爱情。”

“阿景会是一个好妻子,好母亲的,阿景以后会选一个最有钱的,他不必爱我,他只要很有钱就好。”

……

说的过满的话都会有报应的,或早或晚的事情。

从未想过阿景的报应来的那样早,阿景在十八岁遇到她嗤之以鼻的爱情,遇到她不想要的人生。

阿景爱的人,不是这世间的绝色,不曾为她做过什么,甚至不曾对她好好的笑过,他的眼睛里没有阿景。

这蠢笨的爱情啊,阿景心里想,自己完了。可是这里只有一个意中人,如果确定了是他,这么一生除了他别的男人都不想要,除了他的心里别的地方都不想去,不管他爱不爱,都是想要和他在一起的。

如果你的意中人向你求亲,你会怎么样?幸福?激动?

阿景是难过的好像心里碎了一块,求亲的意中人态度自然,没有寻常男子求亲时候的扭捏激动,他的眼睛里面甚至没有光彩,只是为了完成一件人生大事,阿景不过是刚好的选择。

阿景母亲是个聪明的人,她知晓一切,知道那个意中人的家中窘迫,便让那个人用聘礼千金迎娶。

这个聪明的女人算到一厢情愿的爱情里面的致命伤,却没有想过阿景会去求她。

“你不是说要嫁一个天底下的有钱人么,不要那愚蠢的爱情么?”

“是,那些是阿景的心中所想,但是只是在未曾遇见他之前,如果是和他在一起,我也许愿意吃苦。”

“你和他在一起,最初几年过去,你也许会后悔。”

“不,母亲,我是一定会后悔的。钱是那样的好,我可以买最美丽的衣服去那些女人面前显摆,我可以吃最好的东西滋养我自己,我可以将世间最昂贵的鞋子穿在脚上毫不珍惜的踩在土里,所以我一定会后悔。可是母亲,我心里难过,我是那样的喜欢他,我甚至想过,我不用吃那些好东西,不用穿那些好看的衣服,我可以忍受那些人对我的嘲笑和几年后的笑话,如果是他,我大概是愿意这样的。

“……”

“就算是可以预见的悲剧,可总想自己亲身去经历,如果我过得不好,也是应该。”

穿嫁衣果然是一生中为数不多的最美丽时刻,从今以后,这样的美丽就会专属一个人。

母亲摸着自己女儿的头发,眼神里面不舍,难过,复杂,“你好好和他过,你什么都不会失去,你想要的爱情你会有,你想要的美丽衣服精致食物,咱们家会给,左右就你一个,你想要的都想着给你。”

本文由美高梅集团4858发布于现代文库,转载请注明出处:自作孽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