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您的位置:美高梅集团4858 > 现代文库 > 冰心:我的房东——选自《关于女人》

冰心:我的房东——选自《关于女人》

2019-12-01 01:58

韩春旭
  微笑,这该是人间一幅多么令人心悦神驰的图画。
  如果微笑能够真正地伴随着你生命的整个过程,这会使你超越多少自身的局限,获得多少人生真正的含意,使你的生命由始至终生机勃发,辉煌粲然。
  微笑是最好的财富一对我所熟悉的中年夫妇。他们同在一个化工厂上班,一位是电工,一位是仪表员。家庭也还算简单:一个8岁的儿子,一位近70岁的老母,他俩每月的工资加奖金不足400元。在90年代的今天,穿要讲究些,吃要可口些,家里的摆设要高档些,这点钱的确像一条不够尺寸崦又不能不系的鞋带。他们皱眉头了吗?他们怨天、骂地了吗?这是一个生活过得很有质量的小家。每当步入他们的居室,你都会寻到没有贪欲的淳朴安宁,感受到一种特殊的天然美好的真气。他们吃得虽然简单,但很会调配。今天煮小米粥,明天熬玉米糊;今天蒸一屉暄腾腾的肉包子,明天做一碗浓香的肉丁干炸酱。在别人看来最不好吃的咸菜疙瘩,经他们处理——切得精细,点上适量的香油、醋,吃起来却也格外爽口。
  他们穿得虽然简朴,但并不比时髦人逊色。尤其春秋冬三季,一家四口穿的毛衣时常让你感到惊奇。什么乐谱线、双色线、长毛绒线……价格不贵但绝对新潮,夫人照着书,看着电视,几天就打出一件毛衣,图案古色古香。丈夫时常夸口说:“我老婆织的毛衣,拿出去卖肯定是抢手货。”
  他家墙上挂着用碎布拼贴的活泼之极的怪娃装饰画,还有用碎鸡蛋皮粘贴出静物图案的装饰画。让人一看就像小溪缓缓淌过,身心立即感到静谧。
  两口子极热心帮邻居安灯,安抽油烟机,心甘情愿,尽心尽力。夫唱妇随,这不仅仅是两双巧手的结合。他们说:“有钱多花,没钱少花,人不能让钱愁死,钱不多不可怕,只要日子过得实在,过得舒心。”望着孩子胖嘟嘟的小脸,望着老人心满意足的神态,望着他俩你撞撞我我碰碰你的亲昵举动,一种可以看得到和触摸到的幸福,一种真切而朴实的美,满满地洋溢在这个家庭里。
  你说他们不富有吗?微笑是最好的奖赏北京一家大商场的经理,将我领到他们的高档化妆品柜台,指给我一位售货小姐,风趣地说:“笑,有冷笑、假笑、麻木的笑。瞧这位小姐笑得不温不火、不媚不俗、亲切自然,是你要找的那种笑吧!”映现在我眼前的是一位长得十分清秀、端庄而又显得极朴实的姑娘,她微笑着,冲我点点头,热情而又适度。经理说:“她在这里已站了近10年的柜台,从没与人红过脸,吵过架,是多年的服务质量标兵。”
  商店确是让人感到噪乱的地方,尤其热门货柜台,人拥着就像一堵墙,什么气味都向你无情地扑来,再加上喊你,拽你,没有一根千锤百炼的神经,很难预料在何分何秒,就会冲动起来爆炸一下。只见我身边这位小姐,仿佛骨子里就是一团温柔,面对着再叫再嚷的顾客,她不慌不乱,总是轻声细语地收钱递货,含着一脸甜润的微笑。一位打扮十分娇艳而满脸挂着尖刻的女士,怪声怪调地说:“这化妆品都是骗人的东西,大家还愿上这个当?!”售货小姐和善地对她说:“眼下一些化妆品不过关,用后皮肤起反应,您对哪种化妆品有意见,我们可以替你向厂家反映。”
  是微笑,还是真情?女士脸上的尖刻换上了谦恭的笑容:“我是说,我是说,眼下的化妆品换个包装就涨价,我们还买得起呀!”她仍是微笑着,拿出一种化妆品建议着:“这个产品人们都反映不错,价格也不贵,你不妨用用看。”
  本是甩下几句牢骚就走的女士,此时不仅买了商品,心里还装着几分愧意:“我这人说话直,别在意。”
  她仍是笑着:“没关系,欢迎下次再来。”
  “面对着各种各样的顾客,你真的不烦吗?”我恳切地问。她平静地说:“售货员要对自己的情感负责,其实往往是自己给自己带来了愤怒。当你有着微笑的时候,你就会换来微笑。”
  再望眼前这位小姐,她确像一株美丽的百合,纯洁、安宁、动人。我以为她还没结婚,其实她已有了一个5岁的儿子。我打趣地说:“你是卖化妆品的,是否时常更换最高级的化妆品?”她安静地笑着:“说你不会信,我一直就用儿童擦的宝贝蜜。”
  还用多说吗?望着她舒展、光泽、细嫩的脸,我想到多少女人因为怨恨而在脸上缀下僵硬的神情,增添了过多的皱纹。在这里我寻到了,微笑该是最好的美容,它就像一种无形而神奇的“能量”,当你充满宽容、祥和之气,真挚地依偎着它,它就会使你永远地美丽、迷人。
  微笑是最美的童话北京的一个寒冷的冬日。刀子似的风刮着,公共汽车站已经站满了人,已有20分钟没车来,人人都在瑟缩中渴望地等待。
  一位老大娘焦灼地踱来踱去。有位小伙子握着女友的手,同老大娘搭了腔:“老人家,冷不冷?”“冷倒没什么,可让人起急呀!”并不相识,但小伙子却安慰她:“老人家,您别急,再耐心等一等。”他顽皮而幽默,“瞧您脸蛋冻得红扑扑的,年轻时一定很漂亮。”
  他的话把周围等车的人逗笑了,老人家也笑了:“小伙子,你可真会讲话。”
  笑,顿时冲淡了等车人的寒冷和烦躁。
  车终于来了,小伙子热情地搀扶着老人上了车,又给找了座。“小伙子,把书包给我拿。”老人坐在那里,心还不安。小伙子笑着:“您老就安心地坐着吧!”老人满眼的感激:“你很善良,将来一定会有好报。”小伙子风趣地回答:“谢谢您,我也祝您万寿无疆。”
  拥挤的车厢里,一片爽心、开心的笑声漾起。这难道仅仅是瞬间的微笑吗?当你骑车跑在街上,一个陌生人赶过来,微笑着对你说:“小心,后边夹的东西要掉呀!”或者说:“慢骑,你的孩子可在后边睡着了。”留下一个微笑,留下一句叮咛,他转眼消失在人海中。如果刚才你还怅然觉着在这个世界上自己孤零零,此刻,你却真实地感到,天是那么晴朗,树叶是那么浓绿,眼前一切都是那么悦目。这时你会在一种平和甜蜜中,校正自己看世界有些挑剔的眼睛。
  当你走进办公大楼,面对着正在打扫卫生的清洁工,你微笑着,亲切地说声“你好”,你收获的,绝不仅仅是同样的“你好”。在他回报给你的目光里,凝结着微妙的、滋润人心的神奇。
  真的感情,真心的微笑,那该是社会多么难能可贵的真正的希望。也许,这仅仅是一个人心灵显露的小小部分,但是这微笑,不论怎样的微弱,它都会产生极远的波纹,它像山涧里的一股细水,会吸引、会凝聚、会勃发,它会让这笑孕育成无边无际的海洋,它会创造出温慈的、仁爱的、人类最美好的新世界。
  微笑是生命的真诚在一个普通的街心公园,活跃着一批特殊生命的人。他们的灵魂都曾经在死亡线上煎熬过。今天仍顽强地在天地间伸展着自己的生命。
  这里有老年、中年甚至青年,这里是个抗癌俱乐部欢乐活泼的集体。再没有比懂得死亡的真实更能强化生命的了。每当太阳仁爱地从天边冉冉升起,他们就从四面八方聚到了一起,说笑着,锻炼着,呼吸着清新的气息,伸展着生命的欢乐。
  一位行动极不方便的青年,他患的是骨癌,一条腿已经截去,大家对他格外热情,搀他走路,搀他起来坐下。在这里,生活无情地展现着残酷,但是人更为坚强。大家介绍说,这个青年酷爱文学,正在着手写一本书,而且他还正在恋爱,也是一位身患癌症的女青年,不久他们就将结婚。
  望着他,眼光深沉而坚毅,清澈而明朗,神态不浮躁,不张扬,有着一种虚怀空阔无所不容的清凉。他很随便地说:“能活上一天,能活上一分钟,也该创造新天新地,也该让生命辉煌。”
  这是一位超越了死亡的新人。面对这位青年,或者面对着迎面走来的盲人,难道我们还不实在地感到我们是多么的富有!设想,给你一百万,甚至一千万,你肯卖掉自己的双腿、双手,或者听觉、视觉吗?!望着他们,我们不能不问自己,我们有什么理由还在那里无病呻吟,有什么理由对生活不充满自信,有什么理由不通达包容,有什么理由不去为这社会奉献、创造?生命本身就该是光彩、壮丽和永恒,只要你在微笑中获得对生命的真诚。

一九三七年二月八日近午,我从日内瓦到巴黎。我的朋友L先生,到车站来接我。我们一同向站外走着,他说:你来信中挑房子的条件太苛刻,又要地点好,房客少,房东要懂英语,还好,我们大使介绍了一位女士,贵族后裔,她的房子高贵典雅,正符你的要求。他搔了头,笑道:这位小姐是绝等的漂亮,绝等的漂亮,温柔雅淡,堪配你的为人,一会儿你自己一见就知道了。我笑道:又不是托你作媒,何必说这些?

乘车来在一座大楼的前面。走上电梯,我们便站在了最高层的门边。L按了铃,一个年轻的女佣出来开门,L笑道:R女士在吗?中国大使馆的L先生带着一位客人来拜访。女佣微笑着把我们带了进去。

我正欣赏着客厅的陈设和色调。忽然从门外走进来一位白发的老夫人。L笑着介绍说:这就是我同您提到过的X先生。转身又向我说:这就是R女士。

R小姐微笑着同我握手,我们靠壁炉坐下。R小姐一面同L谈话,一面不住的打量我,我也打量她。她可真是一位美人!一头柔亮的白发。身上穿着银灰色的衣裙,领边袖边绣着几朵深红的小花,肩上披着白绒的围巾。长眉妙目。脸上薄施粉黛,也淡淡的摸了一点口红。岁数简直看不出来,她的举止顾盼,有许多像我的母亲!

R小姐又与我攀谈,用流利的英语谈到伦敦、罗马、瑞士当我们谈到罗马博物馆的绘画时,她忽然停住了,笑道:X先生刚刚到,一定乏了,以后谈话的机会多,还是先看看房子吧!

把L送出门外,他把着我的手臂说:我的话不假吧,除了她的岁数稍大之外!大使推算,恐怕她的岁数在六旬以外了。她是个颇有名气的作家,一直独身。她挑房客也很苛,所以她的客房也常空着,她喜欢租给外乡人,我看她是在招致可描述的小说人物,说不定那天你就成为了她小说的主角。我笑道:那倒是我的福气了。

巴黎的春天,相当的阴冷,我和R小姐又都喜欢炉火,晚饭后常在R小姐的书房里,向火抽烟或闲聊。这书房满墙都是文学书。从她的谈话中,知道她的父亲做过驻英大使她在英国住过15年也做过法国远东殖民地长官她在远东住过八年。她有三个哥哥,都不在了。两个侄子,也都在战争时阵亡。一个侄女,嫁了,有两个孩子,住在乡下。她的母亲,是她所常提到的,是一位身体单薄,多才有德的夫人。从相片上看,眉目间尤其像我的母亲。

在一个春寒的早晨,我得到国内三弟的报告订婚的信。下午喝茶的时候,我便将他们的照片和信,带到了R女士的书房,她一面看着照片,很客气的赞赏了几句,忽然笑说:X先生,你们东方人不是主张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为何竟然没有结婚,而你还是长子?我笑着答道:我的父母很摩登,他们没有强迫我订婚或结婚。现在,挑来挑去,高不成,低不就,也就算了R女士凝视着我,说:你不觉得生命中缺少什么?我说:这个很难说,我们东方人很相信夙缘,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即使遇到了,也到不了一块

她举着咖啡杯,望着我。我接着说,说实话,我还没有感到空虚,有的时候,单身生活更安逸,更宁静,更自由我看你就不缺少什么,是不是?她轻轻的放下杯子,微微的笑说:我嘛,我是一个女人,就另是一种说法了我说;这我又不懂了,我总觉得女人是天生的家庭建造者。男人倒不怎样,而女人是却是爱小孩,喜欢家庭生活的,为何,女人倒不一定结婚呢?R小姐看着我,极温柔软款的说:我是人性中最人性,女性中最女性的一个女人。我愿意有一个能爱护我的,温柔体贴的丈夫,我喜爱小孩,我喜欢有个完美的家庭。我知道,我若有了这一切,我就会很快乐的消失在里面正因为,我知道自己太清楚了,我就不愿结婚,而至今没有结婚。

我抱膝看着她,她笑道:你觉得奇怪吧,待我慢慢地告诉你我还有一个毛病,我喜欢写作,而一个女作家,家庭生活于她不利,假如她身体不好告诉你,一个男人结了婚,他并不牺牲什么。一个不健康的女人结了婚,事业假如她有事业、健康、家务,必须牺牲其一,我若结了婚,第一牺牲的是事业,第二是健康,第三是家务

本文由美高梅集团4858发布于现代文库,转载请注明出处:冰心:我的房东——选自《关于女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