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您的位置:美高梅集团4858 > 现代文库 > 我哭了(何方)

我哭了(何方)

2020-02-03 15:07

问:老人瘫痪在床,媳妇和公公、儿子和妈妈在洗澡、换屎尿裤时如何避免尴尬?

我哭了

图片 1

文:何方 编:清风

说实在话,无法避免尴尬。

十月二十二日深夜一点半左右,突然一阵电话铃声把我和老公从睡梦中惊醒,电话那头传来急促的声音 :“姐快来呀,爸爸病了,半边身子不能动弹了。”一听这话我们顾不得多问,撂下电话就直奔弟弟家。好在住得离父母不远,一会儿我们就赶到了弟弟家。进屋后,我们看到老妈扶着脸色苍白的爸爸坐在便椅上。爸爸身子往左倒,口中直吐白沫沫,脱了一半的衬裤尿湿了。妈妈边用卫生纸给爸爸擦吐出的白沫沫,边着急地说:“这可怎么得了。”“呼120急救。”老公边帮着母亲搀扶生病的爸爸边果断地叫我弟嫂打电话,还叫来了我大妹妹和大妹夫。两点半左右爸爸送进了市二医院急救室。进院后,医生,护士密切配合,积极抢救,打针.输氧.CT扫描,两个小时过去了,诊断结果也出来了,爸爸的病是脑出血引起左边失去知觉。

我母亲瘫痪的最后一年,她已经不能翻身,也不知道拉尿了。可悲的是,她不能翻身,不知道拉尿,不会说话,唯独脑子很清楚。

爸爸转到了住院部的抢救室,我们守在爸爸的身边。此时爸爸除了口吐白沫沫还伴有浓痰,浓痰卡在爸爸的喉咙里咕噜咕噜直响,浓痰即下不去也出不来,憋得爸爸提不上气来。看到爸爸那痛苦的样子,我心痛,难过地哭了。

我给母亲换尿片的时候,三个姐姐说,没事啊,自己的儿。

菩萨保佑,一周的急救后,爸爸脱离了生命危险,从抢救室转到了病房。接踵而来的任务就是看护半身瘫痪,头脑时而糊涂时而清醒的老父亲。多亏我们家姊妹多,父亲脱险后,在外地工作请假赶来探望,护理父亲的弟妹先后回去了。这时看护父亲的重担主要就落在家住父母身边的我和两个妹妹,一个弟弟身上。护理工作很艰辛,我们只好排班护理。因为我们从家到二医院要转两次车,在医院一个人是护理不过来的,病人两小时要翻一次身,加之父亲大小便失控,要擦要洗,还要常给病人按摩。爸爸已经八十二岁了,我母亲身体很不好,我们这些在身边的姊妹都是年过半百身体欠佳的人,所以护理父亲都是两人一班,我和老公值晚班。

可是,我父亲昏迷时,姐姐说,闺女不方便。

有一天,我们来到医院接班,妹夫告诉我们父亲要大便,接了几次又便不出来。果真接班不久,父亲说要大便,我和老公赶忙抬起他的双脚用便盆去接。十分钟,二十分钟过去了,父亲说累便不出来,我们只好让他歇息。过了不久父亲又喊要大便,我们又去接,但是他仍然便不出来。护士告诉我们用热毛巾给病人热敷小肚子,我们照做了可是还是不管用,这晚上爸爸清白时喊打吊针的手疼,我们就给他轻轻按摩热敷;爸爸糊涂时就情不自禁地用右手去扯绑在生殖器上接尿的塑料袋,这是我们最怕的事,因为爸爸常在我们没留神的眨眼工夫弄湿被褥。这晚就这样折腾了无数次,好不容易熬到了三点半钟。护士进来量完血压,我们和护士一起给父亲翻了身,老公还特意问爸爸尿不尿,爸爸没吱声,老公又看看接尿的袋子是干干的才放心地关灯休息。不到两分钟,我借着走廊射进病房的灯光看看病床上的父亲。朦胧的光线中,我看到父亲的右手出来了,我连忙叫老公开灯。灯一开,一幕令人哭笑不得的景象展现眼前:父亲举着有屎的右手在乱甩,枕头上,被子上,床栏边都是大便。老公掀开父亲的被子,被窝里一阵臭气扑鼻而来,只见被子上,褥子上也到处是大便。我忙抓住父亲乱甩的右手,老公抬起父亲的双脚只见屁股下,大腿上,全是又黒又臭的屎。“哇,哇,哇”一阵反胃恶心得我只打哇。老公也想吐了,冲着我大声说:“做不得事,站一边去吐。”我一听这话委屈极了,心想:要吐哇哇作呕,我也不是故意的。但看到老公是在护理我父亲我没反驳,强忍着往外流淌的泪水。“抓着我的手干什么?”父亲恶狠狠地嚷着并用力挣脱我抓着他的那只粘了屎的右手。“不抓着你,你又会把屎甩得到处都是。”我一边回答一边用卫生纸帮他擦有屎的右手。老公也忙坏了帮父亲擦洗下身,深夜医院也没有被子可换我们只好用布把有屎的地方擦干净,再把褥子,枕套反折过来给父亲垫在身子下面。这样忙乎了半个多钟头,父亲也安静地睡着了。疲劳的老公拉灭灯休息了,但是我坐在父亲的床边双泪直流,我想了很多很多。我觉得自己无能,体弱力小,一个人护理病人很多事做不来;肠胃不好,怕脏,遇到异味就反胃。我还觉得今晚丈夫嚷叫是对我发脾气不理解我,平时对我好是假的。我想得更多的是,父亲这一病,麻烦事会更多,我该怎么办?还有我们都是直奔六十岁的人,只有一个孩子在外地工作,如果我们病倒了,那时又该如何是好?此时,我越想越自责,越想越难过,越想越伤心,越想越觉得人活着没意思,越想抽噎声越大。

给母亲换尿片还好些,一手推开身体,一手抽出来,在铺上就行。可是拉了就不好办了。

我哭了,哭了很久。老公见状询问了原因后,一把搂住我不停向我解释:“我不是冲你发脾气。”并安慰我说:“不要想那么多,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码头自然直。”老公的安慰虽然让我止住了哭泣,但现实的情况和不远的担心让我惆怅。

老人吃了躺床上不动,总是拉肚子,纸尿裤都兜不住。每次给母亲洗的时候,她都两腿夹得紧紧的,不让我洗。我用力分开她腿,还怕伤到她骨头,老人太脆弱了。

俗话说得好,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从不吃药打针的父亲这一病,真的起不来了。半个多月过去了,爸爸的脑出血止住了,但半身瘫痪已成事实。他老人家也变得非常脆弱,谁去看他,他都不由自主地流泪。我忘不了,那天我姨打电话询问我父亲住那家医院?几号病房?并告知八号要和我舅舅,舅妈一起来看我父亲,当时我拿着电话就哭了,这是激动得哭。因为我舅舅,舅妈远住深圳,已经是七十岁的老人了,舅妈还身患心脏病,高血压,糖尿病,我姨年岁更高也疾病缠身。在医院里舅舅,我姨和爸爸见面时,爸爸也哭了。
爸爸病了,病得很重,虽然他是不幸的,但他又是幸福的,因为在父亲住院的日子里他的儿女,媳妇,女婿日夜轮流守护身旁;在父亲住院的日子里,家住外地的小弟,弟媳,小妹,小妹夫二十天中就请假两次来医院看护父亲,假期有限他们就要求连值两个班;在他住院的日子里,孙儿孙女,也请假回来看望了他;在他住院的日子里亲朋好好友送钱送物都来看望他......亲情无价,亲情散发出的香气弥漫着整个世界。时间流逝许多往事可能会淡化,可在历史的长河中,有一颗星星永远闪亮,那便是亲情。

我一边洗,一边跟她开玩笑,说:小时候你也给我洗,我都不嫌难堪。母亲偏过头去,就配合了。

文 学 风 欢 迎 您!

后来把她拉到济南我这里,洗澡时我扶着母亲身体,妻子给她洗。换尿片只要妻子在家,就不用我。

妻子比姐姐好多了,在我这边时,多亏了她。她这人善良,有正义感。昨晚跟我说,不想跟两个闺蜜来往了。原因是她们二人对公婆很不孝!

母亲临去世的前几天,已经器官衰竭,医生说她没救了,她自己也知道不行了。

我问她回老家吗?

俗话说:叶落归根。死在外面是很忌讳的。况且家里有我1个哥哥(已去世,她不知道),3个姐姐。

听我问,她摇摇头。我问就在这里?她点点头,眼泪慢慢地流出来。

她大概是对家里的孩子太失望了,宁愿做异乡鬼。

临走她一直对妻子笑,我知道她有两层意思:一是感谢这个儿媳;二是希望她将来对我好点,我是她的小儿子。

本文由美高梅集团4858发布于现代文库,转载请注明出处:我哭了(何方)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