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您的位置:美高梅集团4858 > 现代文库 > 长诗:送粮道上话今昔

长诗:送粮道上话今昔

2020-03-26 00:50

我原籍是河南省民权县的,现即将退休。最近,整理杂物,见到一个高中毕业后使用的日记本。随手一翻,看到1976年6月的一篇日记,是一首长诗。这篇日记用一种特殊的形式记录下了我们生产大队当年喜交爱国公粮的盛况。我亲自参加了那天的交粮活动,心情激动,写了这首诗。现在看来,虽然有些标语口号似的语言,但那种蒸蒸日上、意气风发的场景至今让我心动。这篇不成样的小作品也是给所谓的“崩溃说”一记响亮的耳光。现将原文一字不动的发出来,请跟我有相似经历的同志借此以怀旧。

最后几天,看着微信朋友圈中的有关收麦的信息片段后,不知为什么,联想丰富的我,又想起了那多年以前,拉着架子车到官庄粮站交粮的往事。那掮着蛇皮袋子的辛酸、那争先恐后的上风车的辛劳,真的叫我不堪回首。
  十多年前,当那“算黄算割”的鸟鸣声过后,农民开始汗流浃背地将麦子收割完以后,村上的喇叭就像“催命鬼”似的吆喝开交粮了。紧接着,那些心里盘算着领赏的乡、村两级干部一大膀子人不畏炎热,上门入户动员督促村民勇跃交纳爱国粮。许多和我一样的农民兄弟,见到那耀武扬威的干部,心里就来气,麦子还没有彻底晾晒完毕,他们如周扒皮一样,催着赶着争先进、拿奖金。怨气归怨气,那些顾大局、识大体的农民多少还能知道“皇粮国税,不可抗拒”的道理,掂来它的份量。等新收割碾打的麦子,见上一两个日头之后,老实巴交的我,便拉着架子车,气喘吁吁地跑到15里以外的官庄粮站交粮。后来,村上统一由周利或者烟红的四轮拖拉机统一拉运,可那份掮着装粮的蛇皮袋子,争抢着过风车的罪责还要你自己承受。
   记得那一年烈日炎炎的午后,我将晒干扬净的麦粒装进蛇皮袋子后,然后用毛笔做上标记,坐着周利开的四轮拖拉机,赶往官庄粮站交粮。当我赶到官庄街道十字路口的时候,远远看见那排着长队,人头攒动的人群,自己的头一下子“大”了。因为粮站就那么几个验粮人,那么几条“枪”,胡家庙、官庄两个乡镇的百姓,没有错开而一下子涌到这里交售爱国粮,你说不“热闹”才怪哩!
   好不容易挤到了粮站门口,那个戴着草帽、穿着白白净净的验粮员,伸手从我家粮袋子抓出一小把,拿出几粒放进口中一咬,接下来的一句“不干,重晒”的话语,犹如当头一棒,彻底将我击傻了眼,瓷起来了。无奈何,我只好将三袋子麦,一袋子一袋子扛进粮站院内,找了一块水泥地面,准备翌日再晒上一次。待扫出一片晒麦的空地,收拾停当后,我便躺到麦袋子,与天空中的星星对起话来,不知不觉地进入了甜蜜的梦乡。
   第二天下午,简简单单地到外面食堂吃了一小碗饸饹,在那个检级员的放行下,我和二弟等人将粮袋子搬到风车低下,准备过风车。就在我满头大汗的掮着一袋子麦,沿着砖铺的台阶,上到风车顶上的时候,下面一个中等个的人,硬是将我家的一袋子,挪到他家的麦袋中间,想据为己有。还好,我和二弟发现后,依据麦袋子上的标记,据理力争,那人只好规规矩矩的将那袋子麦归还了我。事后,我在寨里村走亲戚,还遇见过那个人。当天,还没等我回到家里的时候,村子里传开一股谣言,说我交粮的时候,丢了一袋子麦。
   就在我为交粮难而愁怅的时候,突然,那一年,从报刊上传来的“国家取消农林特产税,农民不再汗流浃背的去交粮纳税了”的喜讯,宛若阵阵和煦的春风,吹拂到了千家万户群众的心坎上,同样也吹开了我那阴霾的心扉。如今十多年过去了,我再也没有受过交粮的罪了。可当年交粮的那些伤心往事仍停留在我的记忆深处。若不是党的惠民政策的颁布,说不定,再过上段时间,我可要拉着车子去交粮了。      

1976年6月15日 星期二 晴

6月14日上午,民权县花园大队格外热闹,男女老少身着节日的盛装,吃过早饭到村东头汇合。人群似水流,笑脸迎朝阳,一个个精神焕发。这天是花园大队喜交公粮的日子,县里组织了几十辆汽车来帮我们运送粮食。从村里到县城的六公里柏油路上,汽车马车拖拉机络绎不绝,不见头尾。望着红旗招展,粮袋满车的车队,我心潮激荡,欣然提笔。

大道上交粮车马排成龙,

花园大队喜交爱国粮,

一季完成三年半征购指标。

一溜粮车望不到头啊,

车车载的是贫下中农的心啊,

“丰收不忘国家,喜售爱国粮”,

老支书面对粮车心潮翻卷,

新委员抚摸粮袋热血滔滔。

刘修推行“四大自由,三自一包”。

老中青领导班子实在好。

老干部焕发青春虎威猛增,

新干部朝气蓬勃干劲更高。

本文由美高梅集团4858发布于现代文库,转载请注明出处:长诗:送粮道上话今昔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