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您的位置:美高梅集团4858 > 现代文库 > 羊间喜剧:最简明的社会主义经济学原理

羊间喜剧:最简明的社会主义经济学原理

2020-03-26 00:50

源于马克思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早在1917年的苏联就开始了第一次实验,而后在中国的上世纪的50-70年代继续推行。显然,这一史无前例革命时代给现代人类留下了很多有争议的问题。现在我们用一种通俗的寓言的方式对这一段人类历史加以解释,希望大家明白社会主义经济的实质。同时,也明白当前我国改革开放以来面临的局面。

马克思主义的“过渡理论”读后感

——兼谈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局限性

马克思主义的“过渡理论”是指由资本主义向共产主义过渡。这一理论阐明了社会主义的过渡性质,彻底划清了“科学社会主义”同其它形形色色社会主义的界线。

马克思就是这样给“科学社会主义”下定义的。他说:

“这种社会主义就是宣布不间断的革命,就是实现无产阶级的阶级专政,把这种专政作为必经的过渡阶段,以求达到根本消灭阶级差别,消灭一切产生这些差别的生产关系,消灭一切和这些生产关系相适应的社会关系,改变由这些社会关系产生出来的观念。”[1]

十分明显,马克思在这里所说的“社会主义”即“科学社会主义”即如何建设共产主义即如何实现由资本主义向共产主义过渡。

在《哥达纲领批判》一文中,马克思再次阐明了“过渡时期”这一概念的科学内涵。他说:

“在资本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之间,有一个从前者变为后者的革命转变时期。同这个时期相适应的也有一个政治上的过渡时期,这个时期的国家只能是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 。”[2]

以上论述充分说明,所谓实行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社会,即指整个由资本主义向共产主义过渡的历史时期。它的根本任务是通过变革生产关系消灭阶级和阶级差别,向共产主义过渡。没有无产阶级专政,就不可能实现这一变革和过渡;社会主义偏离了这一革命任务,就不是真正的无产阶级专政,也不是真正的“科学社会主义”。

在《哥达纲领批判》中,马克思还严格界定了“生产资料公有”这一命题的科学内涵。他说:

在一个集体的、以生产资料公有为基础的社会中,生产者不交换自己的产品;用在产品上的劳动,在这里也不表现为这些产品的价值,不表现为这些产品所具有的某种物的属性,因为这时,同资产阶级社会相反,个人的劳动不再经过迂回曲折的道路,而是直接作为总劳动的组成部分存在着。于是“劳动所得”这个由于含义模糊就是现在也不能接受的用语,便失去了任何意义。”[3]

由此可见,“苏联社会主义模式,即继续保留劳动产品的价值形式,继续实行商品生产、货币交换的所谓实现了“生产资料社会主义公有制”的社会,决不是马克思主义所说的“生产资料公有”的社会。决不是真正的“生产资料公有”。决不是真正走“科学社会主义”道路。而是对“科学社会主义”的歪曲、篡改、背离和背叛。

那么“科学社会主义”的社会主义社会即共产主义第一阶段应当具有那些基本特征呢?马克思写到:

我们这里所说的是这样的共产主义社会,它不是在它自身的基础上已经发展了的,恰好相反,是刚刚从资本主义社会中产生出来的,因此它在各方面,在经济、道德和精神方面都还带着它脱胎出来的那个旧社会的痕迹,所以,每一个生产者,在作了各项扣除以后,从社会领回的,正好是他给予社会的。他给予社会的,就是他个人的劳动量。例如,社会劳动日是由全部个人劳动小时构成的;各个生产者的个人劳动时间就是社会劳动日中他所提供的部分,就是社会劳动日中他的一份。他从社会领得一张凭证,证明他提供了多少劳动,他根据这张凭证从社会储存中领得一份耗费同等劳动量的消费资料。他以一种形式给予社会的劳动量,又以另一种形式领回来

显然,这里通行的是调节商品交换的同一原则。内容和形式都改变了,因为在改变了的情况下,除了自己的劳动,谁都不能提供任何其它东西,另一方面,除了个人的消费资料,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转为个人的财产。至于消费资料在各个生产者中间的分配,那么这里通行的是商品等价物的交换中通行的同一原则,即以一种形式的一定量劳动同另一种形式的等量劳动相交换。

所以,在这里平等的权利按着原则仍然是资产阶级权利,虽然原则和实践在这里已不再互相矛盾,而在商品交换中,等价物的交换只是平均来说才存在,不是存在于每个个别场合。

虽然有这种进步,但这个平等的权利总是还被限制在一个资产阶级的框框里。生产者的权力是同他们提供的劳动成比例的;平等就在于以同一尺度——劳动——来计量。但是,一个人在体力或智力上胜过另一个人,因此在同一时间内提供较多的劳动,或者能够劳动较长的时间;而劳动,要当作尺度来用,就必须按着它的时间或强度来确定。不然它就不成为尺度了。这种平等的权利,对不同等的劳动来说是不平等的权利。它不承认任何阶级差别,因为每个人都象其他人一样只是劳动者;但是它默认,劳动者的不同等的个人天赋,从而不同等的工作能力,是天然特权。所以就它的内容来讲,它像一切权力一样是一种不平等的权利。权利,就它的本性来讲,只在于使用同一尺度;但是不同等的个人,(而如果他们不是不同等的,他们就不成其为不同的个人)要用同一尺度去计量,就只有用同一个角度去看待他们,从一个特定的方面去对待他们,例如在现在所讲的这个场合,把他们只当作劳动者,再不把他们看作别的什么,把其它一切者都撇开了。其次,一个劳动者已经结婚,另一个则没有;一个劳动者的子女较多,另一个的子女较少,如此等等。因此,在提供的劳动相同,从而由社会消费基金中分得的份额相同的条件下,某一个人事实上所得到的比另一个人多些,也就比另一个人富些,如此等等。要避免所有这些弊病,权利就不应当是平等的,而应当是不平等的。

但是这些弊病,在经过长久阵痛刚刚从资本主义社会产生出来的共产主义社会第一阶段,是不可避免的。权利决不能超出社会的经济结构以及由经济结构制约的社会的文化发展。

在共产主义社会高级阶段,在迫使个人奴隶般地服从分工的情形已经消失,从而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对立也随之消失之后;在劳动已经不仅仅是谋生的手段,而且本身成了生活的第一需要之后;在随着个人的全面发展,他们的生产力也增长起来,而集体财富的一切源泉都充分涌流之后,——只有在那个时候,才能完全超出资产阶级的狭隘眼界,社会才能在自己的旗帜上写上:各尽所能、按需分配。”[4]

这一大段论述,不仅阐明了共产主义社会第一阶段的主要特征,同时说明列宁、斯大林关于无产阶级掌握政权后只能由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待社会主义取得完全胜利后才能向共产主义过渡的观点是违背马克思主义的,是完全错误的。

毫无疑问,那种既不属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也不属于共产主义生产方式的所谓“社会主义生产方式”是根本不存在的,因而那种既不属于资本主义,也不属于共产主义的所谓“社会主义制度”也是不存在的。

所以根本不存在由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问题,只存在由资本主义向共产主义过渡的问题,即根本不存在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斗争,只存在共产主义与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斗争。

不懂这一点,就只能背离马克思主义,就谈不上进入社会主义,即谈不上进入共产主义第一阶段。就只能把社会主义事业引到邪路上去,就只能是口头上的社会主义,实际上的资本主义或前资本主义性质的社会制度。

显然,在共产主义第一阶段,马克思强调的是在全部生产资料公有制基础上的生产方式的变革,是强调必须逐步用共产主义生产方式取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而不能偏离这一改革任务,“在所谓分配问题上大做文章并把重点放在它上面”。对此,马克思接着写道:“消费资料的任何一种分配,都不过是生产条件本身分配的结果;而生产条件的分配,则表现生产方式本身的性质。例如,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基础是:生产的物质条件以资本和地产的形式掌握在非劳动者手中,而人民大众所有的只是生产的人身条件,即劳动力。既然生产的要素是这样分配的,那么自然就产生现在这样的消费资料的分配。如果生产的物质条件是劳动者集体的财产,那么同样要产生一种和现在不同的消费资料的分配。庸俗的社会主义仿效资产阶级经济学家把分配看成并解释成一种不依赖于生产方式的东西,从而把社会主义描写为主要是围绕着分配兜圈子。既然真实的关系早已弄清楚,为什么又要开倒车呢”#FormatStrongID_19#

其次,在共产主义第一阶段,马克思强调:“这里通行的是调节商品交换的同一原则。内容和形式都改变了,因为在改变了的情况下,除了自己的劳动,谁都不能提供任何其它东西,另一方面,除了个人的消费资料,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转为个人的财产。”

可见,当下我国资改派搞的生产资料私有化“改革”决不是什么“改革”,而是彻底背叛“科学社会主义”背叛马克思主义的复辟罪行。完全违背了建立共产主义生产方式的改革原则,也完全违背了“各尽所能、按劳分配”的社会主义原则。

按着马克思主义的观点,要真正贯彻“各尽所能、按劳分配”的社会主义原则,首先必须准确地计算劳动的量。而“劳动本身的量是用劳动的持续时间来计量,而劳动时间又是用一定的时间单位如小时、日等作尺度。”[6] “比较复杂的劳动只是自乘的或不如说多倍的简单劳动,因此,少量的复杂劳动等于多量的简单劳动。”[7]

可见,不用“劳动卷”或“劳动卡”或簿记方法等取代货币,就不能准确地计算劳动的量,就谈不上按劳分配,谈不上社会主义,谈不上向共产主义过渡。

当然,用劳动卷取代货币的意义并不仅在于此。它将为彻底消灭人与之间的货币关系、资本主义关系,消灭权力私用,消灭不通过劳动而通过其它手段获取金钱的现象,消灭人被金钱所奴役的历史开辟道路。正如马克思所说:“劳动卷只是社会资源实现完全的公有和自由利用的一个过渡形式。”[8]

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阐明了与马克思完全相同的观点,他说:

“社会一旦占有生产资料并且以直接社会化的形式把它们应用于生产,每一个人的劳 动,无论其特殊的有用性质是如何的不同,从一开始就直接成为社会劳动。那时,一个产品中所包含的社会劳动量,可以不必首先采用迂回的途径加以确定;日常的经验就直接显示出 这个产品平均需要多少数量的社会劳动。社会可以简单地计算出:在一台蒸汽机中,在1000公升的最近收获的小麦中,在1000平方米的一定质量的棉布中,包含着多少劳动小时。因 此,到那时,它就不会想到还继续用相对的、不断波动的、不充分的、以前出于无奈而不得不采用的尺度来表现产品中包含的、现在己直接地和绝对地知道的劳动量,就是说,用第三种产品来表现这个量,而是会用它们的自然的、最恰当的、绝对的尺度——时间来表现这些劳动量……因此,在上述条件下,社会也不会赋予产品以价值。生产100平方米的布,譬如说需要1000劳动小时,社会就不会用间接的和无意义的方法来表现这一简单的事实,说这100平方米的布具有1000小时的价值。诚然,就在这种情况下,社会也必须知道,每一种消费品的生产需要多少劳动。它必须按照生产资料来安排生产计划,这里特别是劳动力也要考虑在内。各种消费品的效用(它们被相互衡量并和制造它们所必需的劳动量相比较)最后决定这一计划。人们可以非常简单地处理这一切,而不需要着名的“价值”插手其间。”[9]

我们已经反复指出,马克思主义是既发现了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客观规律,又发现了现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它所产生的资产阶级社会的特殊的运动规律的学说。马克思主义的“过渡理论”就是根据这两大规律得出的必然结论,是对这两大规律的概括和总结。这一结论虽然阐明了过渡阶段的基本特征和原则,但是马克思主义又明确指出,这些过渡措施的更具体的细节,只能由那时实施这一变革的人们在实践中根据当时的具体情况有针对性地逐一解决和逐步完善,而不可能、也没必要事先设计——否则,就只能陷入空想,而且设计的越详尽,就越是陷入空想。——这就是马克思主义毫不隐讳的、公开阐明的其理论不可避免的历史局限性。

但是,有许多人并不懂马克思主义的这一历史局限性,而是把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局限性表述为:没有,也不可能认识到资本主义制度现今出现的“新发展、新变化”,因而没有,也不可能提出改造现代资本主义制度的科学方法和手段。

这种观点是根本站不住脚的。

首先,在《共产党宣言》中就明确指出:“资产阶级除非对生产工具,从而对生产关系,从而对全部社会关系不断地进行革命,否则就不能生存下去”。[10]

其次,所谓现今资本主义制度出现的“新发展、新变化”并不是资本主义制度本质的变化,而只是在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允许范围内的变化,在维护资本主义剥削制度的同时,兼顾劳动者阶级的利益,施小恩小惠,鼓吹劳资合作,搞“福利资本主义”,“民主资本主义”,“宪政资本主义”,实行“最低生活保障”等等。其根本目的并不是消灭阶级和两极分化,实现人人平等,而是为了化解革命因素,防止无产阶级革命的暴发,维护资本主义制度苟延残喘。同时西文少数国家的高福利政策也是建立在富国对穷国的剥削基础之上的。

因此,马克思主义关于必须用共产主义生产方式取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科学社会主义学说并没有过时,仍然是消灭现存资本主义旧制度,实现全人类彻底解放的唯一正确的学说。

因此,马克思主义虽然有其必然的历史局限性,但至今仍站在人类的最高峰,最前沿,看的最高最远。而一切不懂马克思主义发现的“两大规律”的人,虽然生活在现代,却都是井底之蛙,仍然被资产阶级的狭隘眼界束缚着,完全拜倒在资本主义的脚下,拜倒在商品拜物教和货币拜物教的脚下。

衷心希望以习近平为首的党中央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的“过渡理论”,深刻领会其科学性,力挽狂澜,带领全党和全国人民早日走上向共产主义过渡的康庄大道。

[1]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七卷378~379页

[2]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三卷314页

[3] 同上303~304页

[4] 同上304~306页

[5] 同上306页

[6] 《资本论》第一卷51~52页。

[8]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三卷656页

[9] 同上661页。

[10] 同上第一卷275页

图片 1

在本寓言故事中,作者不预设任何立场。作者只是将自己平日所见闻之民间流传故事和笑话虚构为一个寓言写出来,供大家欣赏。如果读者将本寓言看着是一部人间喜剧,那么请大家想一下,自己喜欢扮演那一个角色?如果可以选择,你想要狼吃羊的制度?还是羊管羊的制度?特别是,如果你选择了羊管羊的制度,那么你认为该制度应该如何设立?

下面,我们通过寓言若干则,用若干个五分钟,让你了解社会主义经济学的新原理——请看图解:

图片 2

且说上一则讲到,红二代羊得到卧龙羊面授机宜,有了破敌良策,满心欢喜。回到公司,立即向上报告。得到批准以后,开始联合相关部门单位,研讨对策,定下五步天龙阵,开始对豺狼的王牌军——市场经济——的两个软肋,即现代货币制度和自然资源分配制度发起进攻。按照周密部署,中国羊发起进攻的第一招是舆论进攻,将现代货币制度和自然资源分配制度多年来一直通过瞒天过海的欺骗手段侵占世界各国劳苦大众和中产阶级的财富将其归于极少数超级富豪的秘密揭示于天下,同时,还把正确的理论公开于学术界。第二招是召集国有企业的经济学家进行理论研究,以马氏经济学和毛氏经济学为基础,进一步吸取斯密氏的古典经济学的货币价值理论和级差地租理论的合理成分,将其与当前的全球化经济发展的状况结合起来,制定出科学和公平的现代货币制度和自然资源分配制度。第三招是宣传教育,将科学的货币制度和自然资源分配制度的好处公布于众,让民众知晓。第四招是法律手段,通过立法形式禁止本国中央银行进行无财富质押滥印货币,以及禁止自然资源行业的优质自然资源占有者获取不合理的超额利润。第五招是民意攻势,团结全世界的现代货币制度和自然资源制度的受害者,一起控诉美联署通过滥印钞票,掠夺其它美元结算国的财富,以及自然资源富有国侵犯其它的自然资源贫乏国的利益的不合理的现象,并统一部署共同采取相应的反制措施。

羊世间的中国政府和国企的五步天龙阵法果然了得,一时间,国内国外的豺狼虎豹阵脚大乱。西方狼的王牌军中的两员大将——市场经济的现代货币制度和自然资源分配制度——犹如过街老鼠,被羊群赶的抱头乱窜。于是,羊世间的中国政府和国企借势攻城略地,建立了基于古典经济学的货币价值理论的货币制度和级差地租理论的自然资源分配制度。此举获得了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的赞同和仿效。从此以后,羊世间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经济与西方列强的市场经济开始进入势均力敌的对峙阶段。世界上的超级富豪再也没有了昔日的辉煌,开始走入日渐式微的下坡路。世界上百分之五十以上的财富从超级富豪手中重新回到了劳苦羊众和中产阶级的手中。羊世间的中国政府和国企所作所为取得的空前的成功,赢得了世间绝大多数众生的支持。整个世界的经济也因此进入了一个百年不遇的繁荣昌盛的历史时期。

在这种情况下,红二代羊自然功成名就,成为了共和国的英雄。但是,红二代羊并没有因此骄傲自满。相反,它深知当前取得的胜利,只是万里长征走出的第一步,距离最后成功还有漫长的路程。为此,它牢记卧龙羊的嘱咐,更加努力钻研,苦心攻读,刻苦磨练。同时,在此期间,红二代羊还得到了异想天开羊的悉心指导。几年下来,红二代羊把经典宝鉴《济世通经》反复颂读,联系实际,用心推敲,刻苦修炼。如此日复一日,日久天长,功夫不负有心人,加上自己天性聪颖,红二代羊终于对《济世通经》所蕴涵的道理心领神会,为此它的功力境界都大大提高,已经是今非昔比了。

一天,红二代羊正在闭门修炼,听到一阵熟悉的敲门声。连忙起身开门,迎来了异想天开羊。师徒相会,寒暄一番。自然大家都已经心领神会,是时候到景冈山拜会卧龙羊了。于是,约好时间,红二代羊与羊间志同道合的一众精英在异想天开羊的引领下来到到景冈山拜会卧龙羊的家。此时卧龙羊家群英相聚,豪气冲天。红二代羊兄弟拜谢卧龙羊后,各路英雄依次坐定。

红二代羊毕恭毕敬地说:“承蒙大师多年指点,我们依计行事,得以一胜再胜。今日之成就,想大师早已料定。当前我们社会主义经济已经绝处逢生,渡过难关,这当然值得庆贺。但是,现在羊狼之间还是两军对峙,势均力敌,因此我们还要继续努力,再接再厉。特别是,这些年我在戎马生涯之闲暇,细读经典,领悟道理,品味时事,明白我们追求之共同富裕的事业,乃是众生普渡,高阶进化之道路。不经历艰苦磨难,是难得正果的。”

红二代羊停顿片刻,继续说:“《济世通经》乃上仙为普渡众生所着,加上共产主义之历代先祖马、恩、列、斯、毛的精心批注解析,此乃我辈完成宏图大业之指路明灯。但是,此书言简意赅,抽象深刻。弟子不才,读起来诸多不解。虽然得到异想天开大师多方指导,已经开窍。但是,弟子仍然希望更加进步。今天,我与各路英雄豪杰一起来拜见卧龙大师,正是希望能够一解心中多年的迷惑。”

此时,大厅中众羊英雄齐声说:“请大师教诲!”

卧龙羊笑道:“不必客气,有问题尽管提来。”

红二代羊说:“我的迷惑有三:第一、众生之性,本善乎?”

卧龙羊略加沉吟,答道:“众生之性,亦善、亦恶,善恶同生、同灭。”

红二代羊问:“何为‘亦善、亦恶’?”

卧龙羊答:“善乃是众生之家族亲爱,社会之分工合作,等价交换;恶乃是众生之间物竞天择、优胜劣汰。”

红二代羊问:“何为‘善恶同生、同灭’?”

卧龙羊答:“善、恶相生相克,其中私有经济以恶为本,公有经济以善为本。公私相争,心身磨练、启蒙解惑,众生进步。他日共产主义宏愿实现之时,则众生普渡,善恶归一,世界大同,普天同庆。”

红二代羊问:“第二、自善何为?”

卧龙羊答:“至善为之有三:一曰心满意足;二曰不厌精细;三曰至善至美。其中心满意足乃为生之道;不厌精细乃好上之道;至善至美乃求解之道。你明白吗?”

红二代羊答:“略有体会,不知对否。”

卧龙羊说:“不妨道来。”

红二代羊答:“公私之争,实为经济。经济之争,实为财富。财富多寡,胜负标准。公有经济以善为本,为富之道乃自善为上。因此,必须按照至善有三行事。”

红二代羊喝了一口水,继续说:“至善有三是一个系统工程。第一条‘心满意足’的意思是指,我们追求财富首先要追求财富的效用量,即首先要求得生存,如果用一个字归纳则称为‘够’;第二条‘不厌精细’,是指要提高财富的档次,即要在求得生存的前提下提高生活水平,正如孟子所言: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如果用一个字归纳则称为‘好’;第三条‘至善至美’是指采用整体最优化的方法追求既够又好的财富,如果用一个字归纳则称为‘优’。所以归纳起来是三个字:够、好、优。这里的‘够’是指供求平衡,不多不少,满足全体羊众的生存需求;这里的‘好’是指在当时的生产力水平和自然资源条件下,使得生产出来的产品的档次最高;这里的‘优’是指通过科学的最优化的生产方法实现以上的经济目标。”

卧龙羊听了连连点头称是:“所说极是,所说极是。……”

红二代羊不等卧龙羊说完,紧接着问:“第三、自善何工?”

卧龙羊听了哈哈大笑:“看来你是早有所谋啊?!”

异想天开羊亦笑道:“可不,自从你上次说要将我们共同修炼之宝器赠送给它们。这些年以来,它就一直打听个不停。你看,它现在可是迫不及待啊!”

红二代羊听了,忙不迭笑着解释致歉。

卧龙羊见此,不再多言。回头交代书童引路,请异想天开羊陪同红二代羊和各路英雄去参观卧龙羊和异想天开羊共同建立的虚拟社会经济系统实验室。

卧龙羊对红二代羊说:“虚拟社会经济系统实验室是我与异想天开羊多年共同修炼之成果。实验室分为硬件和软件两部分。其中计算机硬件是世间常见之物,但是,其中的软件却非同凡响,此乃《济世通经》的精髓所铸。现在,你已经熟读经典,手中又有了如此利器,势将如虎添翼,今后要实现共同富裕之理想就不难了。”

红二代羊听了此言,一眶眼泪忍不住流了出来。一边拱手相谢,一边说:“大恩不言谢!我们一定加倍努力,绝不辜负卧龙大师之期望。”

卧龙羊听了,笑着对红二代羊说:“何必言谢?此乃我们之缘分。但是,我还要提醒你一件事:虚拟社会经济系统实验室现在还只是一个实验室的产品,要将其推广应用到现实社会中,绝非易事。如果你们将《济世通经》的科学理论和虚拟社会经济系统实验室的技术在建国头30年的公有经济为主的计划经济体制下应用的话,事情可能会好办一些。但是,现在已经是市场经济为主的经济社会,要实现共同富裕的目标就难多了。对此,你们一定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

卧龙羊看了红二代羊一眼,继续说:“在此,我留下三句话:一是‘万变不离其宗’;二是‘谋定而后动’;三是‘顺势而为’。希望你认真体会这三句话的涵义,惟有殚精竭虑,兢兢业业方可成就大业。”

说完,卧龙羊深切地看了红二代羊一眼,拱手与众告辞。

随后,红二代羊和各路英雄,在异想天开羊的引领下来到卧龙羊的虚拟社会经济系统实验室,观看卧龙羊的助手进行的模型试验。经过反复的实验,结果正如异想天开羊说的那样,在虚拟社会经济系统中,整个社会的经济活动可以进行最优化的控制。

大家通过计算机仿真模型看到了这样的情形:在这种社会生产方式中,生产资料全部公有,没有资本家,也没有被雇佣者,没有压迫、没有剥削,每一只羊都是平等的社会成员。但是,这个社会也没有好吃懒做的羊。每一只羊都热爱劳动。劳动为大家带来幸福。整个社会进行合理分工,每一只羊只要按照最优计划进行劳动,就可以过上比其它任何社会生产方式都更幸福的生活。大家吃得好、穿得好、住得好、玩得好、家庭幸福、老有所终。特别是,这时社会的分配制度是在各取所需的前提下,实行真正的按劳分配。具体地说,社会根据每一只羊的特殊需要进行财富效用量的分配,保证每一只羊的生活消费需求得到满足。但是,在分配消费品的档次时,则是按照劳动贡献进行分配。这就是说,分配财富的结果是,每一只羊都满足了消费需求,同时也没有剩余产品,差别是享受的消费品档次高低,其中贡献大的羊得到了档次高的消费品财富,贡献小的羊得到了档次低的消费品财富。于是,羊群中就有了良性竞争,大家的劳动积极性就高了。这样的社会就是我们说的科学的社会主义社会。现在,我们虽然在现实生活中还看不到这样的社会,但是,我们现在已经可以通过科学的计算机模型将这种社会经济形式直观地表现出来了。

一只老学究羊向异想天开羊提问:“我们在你的实验室中看到的科学社会主义经济的情形与老马的经典教材里描述的情形有一些不同,例如,你对按需分配和按劳分配的解释是有新的内容的,为什么?”

异想天开羊答道:“我们在对社会主义经济的理解上,与老马大同小异。大同是在生产资料公有制的本质问题上,我们与老马的观点是一致的。小异是对按需分配和按劳分配方法的理解。我们经过反复实验,得出结论是,只有在这种分配方法下,我们才可能构造出合理的‘激励机制’和‘理性人’,在公有经济条件下实现社会大规模生产的最优化。这是我们经过反复实验证明的结论。这是一种可以重复实验,重复验证的科学结论。”

老学究羊问:“生产资料公有制真的那么重要吗?”

异想天开羊回答说:“当然,在这里,关键是生产资料所有制。在资本主义制度条件下,劳动者没有生产资料,连基本生存条件都被剥夺,怎样与资本家谈平等自由?。”

本文由美高梅集团4858发布于现代文库,转载请注明出处:羊间喜剧:最简明的社会主义经济学原理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